花楼

拯救

提前申明,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背景我也不是很清楚(捂脸)









“我说,抱我。”

他的声音坚定无比,带着血腥的沙哑,决绝的像一块刚硬的石头。

“看在我快死了的份上。”

他没有动作,语气更加生硬,戏谑的挑起眉毛,似乎在等着看马尔福出丑。
“你要做什么?波特。”
马尔福走进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哈利,杀戮和血腥沉重的弥散在大地上,腥咸的铁锈味钻入喉腔。他凝视着哈利的眼睛。

“我恨你。”
“但我需要你。”

马尔福不屑的嗤笑一声,冰冷的灰色眼睛里突然火辣的烫人,直直的落在哈利身上。
与此同时远处一道绿光闪过天边,一阵风掀起两人破烂的长袍,接着是一声刺破天际的,沙哑崩溃的尖锐喊叫,一个黑影被抛到半空接着直直落下。
马尔福握了握手心。

“你看,我们都活不了多久了。”

哈利的声音干涩,每说一句话就有扑面的腥味向四周荡去。
马尔福不说话,他和哈利现在都狼狈不堪,他抿抿唇,因战争而变的有些混浊的眸子暗淡下去,他在挣扎,他依旧在犹豫。
源源不断的惨叫向他们袭来,哈利安静的看着马尔福,默默等着他做决定。
一个巫师的尸体落在他们身边。
哈利笑了,温暖而带着光芒。

“该死的...波特...”

马尔福慢慢抬起头,眼中带着狠厉。

“你真倔强,我很不开心。”

哈利笑容逐渐扩大,他抽出魔杖,泪光闪烁在一片火光中。

“我恨你,但我需要你,我爱你。”

一道绿光向着他们袭来。
结束了。





“破特你到底把我看成什么!?走,赶紧走!我...”

德拉科抱住哈利,把他拥入怀里,那道耀眼的绿光顺着他的背后划下。
他把哈利推出去,用尽了他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

“德拉科!”

哈利的身体向后方冲去,他看着马尔福苍白的脸慢慢垂下,倒在地上。


死亡离我们真近。

哈利想,他把魔杖抵在自己胸前,闭上眼。

拥抱

德拉科从没给哈利一个拥抱,从来没有。
作为一个彬彬有礼的男巫这可真是不太有礼节呢,更何况他可是马尔福家族的一员。
好吧德拉科承认,他不敢抱这位伟大的救世主,他暗恋哈利,他唯一做的就是不断挖苦,讽刺哈利,让心上人多看这个可怜的巫师几眼。德拉科甚至不敢和哈利波特有任何的触碰,依然在嘴上不断骂着他。
不管什么时候,骄傲的小德拉科总是装着不屑的样子偏过头去。
“本人不敢和您拥抱!”
换回的就是哈利尴尬的收回垂在空中的手和讨厌的格兰杰和韦斯莱一顿臭骂。
可惜的是德拉科没能看到每次这样之后哈利眼角里显而易见的落寞和跳着脚的罗恩狠狠的戳着哈利的脑袋骂他是个傻子,喜欢这种货色。
直到那次哈利手里握着魔杖因疲惫倒下后,马尔福才第一次拥抱了哈利。
当时的小公子早已顾不上什么,看着那人的身体突然在面前倒下,他已经慌做一团,抱起哈利就往前跑。
“该死的!”德拉科骂了一声,他真是个蠢猪,刚刚和哈利说话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到他宝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的累倦吗!
于是在小公子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遍后,终于把哈利送上了温暖而舒适的床。
德拉科皱着眉,踱步在床前,这个臭破特到底有没有脑子能把自己累成这样。
一缕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刚好照在哈利的脸上,德拉科定住了。
他轻轻的坐在一把椅子上,看哈利乱糟糟的黑发散在枕头上,白皙的皮肤被照耀的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芒。
这一刻德拉科真希望哈利的眼睛能够睁开,他想好好看看哈利那双漂亮的绿眼睛。
于是梅林就顺了马尔福的意愿。
哈利不适的睁开了眼,从一点点缝隙中马上看到了那个指高气昂,浑身散发着另他渴望,遥不可及的气息的人眼里正闪着无比温柔的光芒看着自己。
哈利几乎是一下就脸红了。
他正准备这装作没事的样子从床爬起来,就听到德拉科的声音想起,哈利不知怎么紧张的又闭上了眼。
“哈利,”德拉科用了从来没有过的甜蜜的能另他疯狂的嗓音叫出了这两个字,不过德拉科显然有些不自然,“我真的很喜欢你...不对不对,是爱你,也不对...蠢货!我想说的是,我很想吻你,想抱你,对,就像恋人那样,想和你在一块,想...”
马尔福顿了顿,“想在德拉科·马尔福的婚礼上看到你是他的另一半...”
德拉科的脸烧红了,他从来不会去说这些话,他感到害羞,也感到轻松,可他不知道,正闭着眼装睡的哈利可是一字一句全听了进去,哈利的眼底早已满了眼泪。
“我想说,我也想这样,你知道吗,马尔福...哈利·波特喜欢你。”
哈利坐起来,不给德拉科辩解后悔更加羞愧的机会,狠狠的抱着他,两个人贴在了一起,哈利顺着德拉科的胸膛上去,轻轻吻住他的嘴,彼此交换着唾液。
德拉科惊讶的说不出话,他看着如此主动的哈利那颗天才的巫师脑子骤然短路了,只知道抓着他的腰肢掠夺哈利甜美的口腔。
直到最后一口气用尽,两人意犹未尽的分开后,德拉科才找回些理智。
“哦天呐!怎么会...”
德拉科绝望的扶着额头,各种情绪涌了进来,让他已经没有办法好好思考问题。
“马尔福...”
救世主显然也回过神来,抓着脑袋满脸通红,哦梅林啊,我都干了些什么混事!
“要不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哈利点点头。“好。”
“好个屁!”
罗恩不知从那个角落里窜出来,看两人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显然看见了刚刚那一幕激情。
“我说老弟,还有你白鼬。”
马尔福射过来一道可以杀人的眼神,厚脸皮的韦斯莱直接无视。
罗恩拿出一堆纸,里面写的是什么,不看便知。两人双双惊呼一声施了个魔咒直接烧了那些纸,也烧着了罗恩的衣服。
“我他妈!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罗恩说着上窜下跳的扑灭那些火苗,恶狠狠的盯着两人。
德拉科和哈利看着纸化为灰烬了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等等!他为什么也要...
他也会偷偷的给我写信吗,也会一次又一次的把对方的名字写下来吗...
“废话,当然会啊!”
接着罗恩就被哈利一个魔咒轰了出去,我们还依稀听得到他门外喊哈利波特你不是人,见色忘友之类的话。
“所以说...”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马尔福耸耸肩,他张开手,抱住了这个深爱的人。
亲爱的,这个拥抱迟了太久。
对不起。

第一次发德哈文,见谅!🙏

星星

星空灿烂的惹眼,照亮了一对影子。
他们看着带着些许凉意的天空,清新的夜风陡然钻进五脏六腑,连四肢都舒爽的乏力,倒在颇为柔软的草坪上。
他们还贪婪的感受着最简单的爱恋的滋味儿,炙热的燃烧,但也清凉而甜蜜。
薛之谦翻了个身,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大张伟,空气的温度骤然高了几分。
“诶呦喂您别盯着我了我心里吓得慌”
大张伟勾出一个笑容,似乎成心想打破那一成不变俗气的恋爱味儿。
“神经病...”薛之谦无聊的移开目光,顺着星星的方向锁定住了一颗发着黯淡光亮的行星,它的存在是那么无所谓,没有一个科学家会去研究一颗普通而又没有价值的星球,也没有一个诗人愿意用它来吟诵美好的事物,它躲在天空的一角,默默无闻。
“生气啦?别呀”
大张伟看着薛之谦眼里的璀璨一下子转成一种怪异的情绪 ,自然而然的搂过薛之谦单薄的肩膀,让他脆弱的身躯靠在自己温暖的胸膛中,暖烘烘的热气很快席卷了薛之谦复杂的神经,他小心翼翼的尝试着掠夺大张伟身上令人无比安心的气息。
“张伟,我是不是没用的跟内星星一样?”
“嗨,哪能啊,您啊就跟太阳一样,都快把我烧化了”
大张伟抱紧了薛之谦,尽量抚慰爱人多变的情绪,“再怎么样儿也是我的太阳”
他看了一眼那颗星星,用脸贴了贴爱人的脸,细腻的感受着微小的绒毛相互碰触。
薛之谦摇摇头,吻上大张伟柔软的唇瓣,很快就以更加热烈直接的方式还了回来,纠缠的疯狂,喘不过气。
当最后的一丝唾液在空中断掉以后,薛之谦喘着粗气跌倒在地,“你不懂。”
“我懂你要的,就够了”
大张伟从背后环住了薛之谦。太温柔了,温柔的让人害怕。
于是那颗星星一瞬间亮了起来,亮的灼眼,大方光芒,就像刚刚薛之谦被挑动的混乱不堪的心弦一样。




我这写得是啥玩意儿...

所以,没有所以了

嗯,昨天的老薛参加的舞林大会...刘维的舞里 有一小段《葫芦娃》,然后我就兴奋了...自行脑补薛之谦听到后的反应...接着就产生了这篇神奇的文章~

好吧就是瞎逼逼...





他本来还忍受着疼痛看台上刘维的舞蹈。
直到那一小段《葫芦娃》的音乐响起。
薛之谦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不过嘴里的一点惊呼伴着膝盖的痛全部淹没进再也经不起波澜的情绪当中。
只留下一脸淡然。
薛之谦好像看见张伟的脸又出现在眼前,正对着他笑。
薛之谦也提了提嘴角,弯着眼看他。
歌儿很快结束了,后来的舞薛之谦没怎么用心看。
浓重的妆容很好的掩盖了异样的情绪,他沉沦在不存在的情感中,不能自拔。
瞎想什么呢,你俩又没有未来,不对,过去都没有。
现实用一个沾了辣椒水的大嘴巴子狠狠扇醒了薛之谦。
又痛又辣,想哭。
所以,没有所以了。
他能做得,就是胡乱的夸赞一通后,混着私心,“我投给刘维。”

我定了五个闹钟,希望能把自己从夜里叫醒,其实我这一夜都没睡,生生拎着眼皮熬过来的。

薛之谦,生日快乐。

我就眼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变化,到0:00,但我为什么接近两点才发出来呢,鬼知道。

你的才华支撑的起你的一切,包括谦友在内。

伴着我哭,又带着我笑。

有一段日子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是活生生咬着牙挺过来的,每次痛的想哭了就想想薛之谦,没事儿,有薛之谦做我的信仰,怎么着冲我来吧,不怕!

有段时间,我特别在意别人说什么。“啊?你喜欢薛之谦啊,为什么?”“你不是不追星吗...”“诶哟我喜欢xxx,要不跟我一起啊~”

听到这些超想一巴掌呼过去...我忍...
但后来我就释然了,我喜欢是我喜欢,你纠缠是你纠缠,我和朋友的交流方式一直是如果有共同语言就一起聊,没有就换主题,既然方式不同还是不要做无谓且幼稚的争辩,因为我并不在乎你的看法。

我追薛之谦,除了我,薛之谦,谦友,与其他任何人无关,我就是喜欢。

有些刚开始喜欢你肉麻的话不会说了,现在我就觉得我成为谦友后,我一定要陪你剩下的一辈子。

喜欢你的过程,是一段无法替代,快乐难忘的回忆,我这个人念旧,不会弄丢回忆,不会弄丢回忆里的薛之谦,我的王子。

我觉得有一句话谦友应该都蛮熟悉的,我很喜欢。

如果有天我不喜欢薛之谦了,请把我往死里打。

最后祝薛之谦717生日快乐

永远快乐薛之谦     我心终有谦谦结

《了表心意》填词

补课的时候瞎想的,好像还可以,回家用了好久写出来的,真的,补一下午课真不是让人活的...写得一般般,比老薛差远了...话说这首歌真好听,听的越久越难过,才华薛啊~
男:
我怎么舍得爱你
那只是深夜梦里偶尔记得你
喝醉就可以   再凝视你眼睛
夜里的身影    那是曾经
我笑着看你    侧脸的痕迹
是当年孩子气   辜负了你
我流浪到哪里   没有你
女:
我从前随着你   抛弃自己
也打断了决定   去了哪里
很幼稚的爱情   我也坚定
我笑话我自己   相信你
我还是那么恨你
恨你带走了我的曾经和命运
不要再说那几句  爱我或想起
男:
我怎么舍得爱你
那只是深夜梦里偶然记得你
喝醉就可以    再凝视你眼睛
几年后的你    依然美丽
是流浪的孩子    不敢靠近
在雨帘后的你    没有表情
快乐的  通通都离去
女:
我看见的是你    无法前进
你傻傻的表情    悲痛寂静
我们最好距离    就到这里
我知道    这是完美的厘米
我已经离开了你
谁还在退后开始保持距离
我弄丢的你  没力气再找寻
合:
我应该快不爱你
可终究还是逞强欺骗自己
灯光亮就可以   让背影能哭泣
我好像快要忘记
出现的无关紧要应该是你
痛可以忽略过去   和我也没关系
女:
我曾经那么爱你
合:
这是偶遇爱恨并无什么联系
女:
离去代替爱情
信不信我那么爱你

还是一起

一.
薛之谦推开窗,灼热的风和着浓郁的香樟味冲进鼻腔,刺激着大脑。
他的眼睛无神的望着的远方。薛之谦为了逃避在这里躲了多久了?他也记不清。
逃避什么呢,舆论?压力?还是...他...
他点燃一支烟,点点火光闪着,晕染在空气中。都是大张伟带坏他的。
薛之谦在郊区。

二.
大张伟也不知道自己拿着把吉他干嘛,随意弹出来的曲子听得他耳膜疼。
说起来这把吉他是薛之谦的,他忘了拿了。
大张伟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想让薛之谦回来把吉他带走,可是打不通,这玩意儿太占地方了。真的占吗,大张伟自己都不信。
外面汽笛的轰鸣拉扯着大张伟混乱的思绪。
大张伟在城市。

三.
薛之谦是被张鸣鸣拖回上海的。
“薛之谦你他妈敢不敢在消极一点!我跟你说好了,接下来的通告我一个也不会推的,你给我老老实实工作去!别东想西想的!”
张鸣鸣不敢看薛之谦那双毫无色彩的眼睛,她怕自己下不了狠心,薛之谦不能继续堕落下去了,再这样他会把他毁了的。

四.
“这次录制有薛之谦。”“...帮我推掉。”
“不行,你必须去。”
大张伟想见薛之谦吗,想见,但不敢见。
算了,就当去还吉他。

五.
薛之谦的演技真好,大张伟感叹道。
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无论台上台下,嘴笑得咧到耳朵根了。
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得大张伟心里不舒服,何必把自己装成这副模样呢。
“薛啊...”大张伟推开门,薛之谦的眼睛弯成月牙的看着他。大张伟看见了,前一秒的薛之谦蜷缩着身子躲在沙发里,眼里是看不出喜怒哀乐的寂静,上面平铺着一层水光。
像个被世界抛弃的小孩。大张伟心里一揪。
“张伟哥有事吗?”
“我...你走的时候吉他忘拿了,我给您送回来。”大张伟看了看薛之谦,“还好吗?”
这句话说出来后大张伟真想把自己拍死,什么电视剧台词...真够low的...
薛之谦看到吉他的一瞬间就有些抑制不住,
眼眶有些辣,他想哭。
“谢谢...大老师记性还真不错,我都忘了少了把吉他...”薛之谦一抹眼睛。
大张伟应该,也是哭了。

六.
录制结束,大张伟拦住薛之谦,“陪我去喝酒呗。”他自然的搂上大张伟的肩膀,“走啊,陪你,你买单。”
酒吧。在夜色中真是个绝美的地方。
薛之谦随意拿起瓶酒往嘴里灌,辛辣的味道在喉咙里流过,呛的他直咳嗽。
“诶呦喂薛老师您干嘛,这么烈的酒您想喝完啊。”大张伟一边调笑着一边帮薛之谦拍着背,温柔藏在深的看不见的黑暗里。
“神经病...”薛之谦瞪了大张伟一眼,推开那瓶酒,伸手去够其他的。

七.
后来两个醉鬼跌跌撞撞的走在马路上,被不少人当成是疯子。
声音大的让人怀疑北京是不是都听得见。
吼了什么已经混沌不清,但是可以肯定没有一样有关感情,无非音乐,私生活...
后来两个人直接一倒地睡马路上了,用边上居民的话来说,鼾声大的像两头猪。

八.
次日醒来已经在警察局。
薛之谦和大张伟被人当成流浪汉送进来的。
手续什么的用了半天,最后以警察叔叔表示不要喝那么多酒了以及帮他签个名之后顺利出去了。
外面是两个脸黑的像锅的一样的经纪人。
应该是完蛋了。

九.
生活在一场闹剧后恢复了原点。
当然,是没有对方的原点,滋味是涩的。

十.
薛之谦在弄歌,敲门声。
“我是来拿东西的。”
薛之谦面无表情的把吉他递给大张伟。
“明明是我的,你要就拿吧。”
“谁跟你说是吉他了,”大张伟笑着把薛之谦往怀里一带,紧密贴合,“我得把您拿回家啊,对不对?”
“...对”

十一.
最后张鸣鸣还是帮薛之谦推掉了一天的通告,她食言了。
那一整天,大张伟和薛之谦都在一起。

离开

那不只是你离开了北京的生活,也是你离开我的生活。

没有了你,喏大繁华的北京城,也失了耀眼的颜色,苍白的如一张纸。

小事,都是小事。

我们的情爱没有轰轰烈烈,也不怎么痴痴怨怨。就像《我想起你了》一样,一点一点的细节,勾勒出生活平静中难以掩饰的快乐。

我以为就算散了,至少还有你那么零星的记忆,可我错了,你带走了我的全部,连痛苦也不剩下一丝一毫。

还在回味的,是分手那一刻重新开始积攒的泪水。

朋友都知道我和你的事,偏要只字不提,强行来过群众演员显得微笑。因为只要一提起就会崩溃,我不明白,怎么还没放下。

那是命运的规则,不分感情浅淡,只是规则。

你离开了北京的生活,我过得不好。

除了你,北京没什么可留恋的。







我永远的名字,谦友
从动物世界开始喜欢你
我听着歌 泪如雨下
让一个从来不追星的人那么疯狂
只有一个人了,薛之谦
对,就是那个暖暖的大傻子

当然是我们家薛薛啦~